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李白五言绝句赏析(四)

2020-7-8 10: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13| 评论: 0

摘要: 七、万物皆有灵,物性通人情  《秋浦歌十七首》之第三首:“秋浦锦驼鸟,人间天上稀;山鸡羞绿水,不敢照毛衣。”金驼鸟是稀少的珍禽,很美丽,美丽到什么程度?连美丽的山鸡都害怕照镜子,只怕与金驼鸟相形见拙。 ...

七、万物皆有灵,物性通人情

  《秋浦歌十七首》之第三首:“秋浦锦驼鸟,人间天上稀;山鸡羞绿水,不敢照毛衣。”金驼鸟是稀少的珍禽,很美丽,美丽到什么程度?连美丽的山鸡都害怕照镜子,只怕与金驼鸟相形见拙。这是反衬的手法。山鸡很有灵性,他知道比较,知道比较结果的高低。李白在写动物,其实他在以金驼鸟自喻,这就是人情。

  第五首:“秋浦多白猿,超腾若飞雪;牵引条上儿,饮弄水中月。”白猿多么可爱!白猿在树上超腾,就好像在飞雪,毛色之白,动作之灵巧快捷可想而知。除了在树上自个儿超腾,白猿还要牵引小猿,到溪边饮水,而且还要玩玩水中的月亮。这是一幅白猿图,把白猿写得活灵活现。其中透出了李白热爱大自然中生灵的情怀。

  《初出金门寻王侍郎不遇詠壁上鹦鹉》:“落羽辞金殿,孤鸣咤绣衣;能言终见弃,还向陇西飞。”这鹦鹉不是一般的鹦鹉,而是从金殿里来的,金殿里的鹦鹉为什么来到此地?因为这鹦鹉有两大问题,一是败羽了,二是能言。正因为这样,所以只能孤鸣在野,而且叹息自己失去了锦绣衣装。因为能言而见弃,所以只能独自飞向陇西。其实这是诗人以鹦鹉自比,写鹦鹉的遭遇,其实就是抒发自己的情怀,李白不就是那败羽而多言的鹦鹉吗?

  《观放白鹰二首》之第一首:“八月边风高,胡鹰白锦毛;孤飞一片雪,百里见秋毫。”秋风正劲的时候,白鹰高飞。诗人很喜欢白色,于是就非常突出鹰之白。“孤飞一片雪,百里见秋毫。”就是反衬鹰之白的。百世纯洁的色泽,李白就像是纯洁的白鹰,孤飞在太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片洁白。

  《白鹭鸶》:“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心闲且未去,独立沙洲傍。”用“孤飞如坠霜”来反衬白鹭之白,这白鹭之心闲得很,它不急于飞向远处,就是悠哉游哉地独立在沙洲旁。整个世界很空灵,没有别的事物的干扰,只有白鹭独立在沙洲旁悠闲自得。诗中透露出了李白以洁白无瑕之心追求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的闲适情怀。

  《詠山樽两首》之第二首:“拥肿寒山木,嵌空成酒樽;愧无江海量,偃蹇在君门。”这酒樽是臃肿的寒山木镂空做成的。只因为其量不够大,所以不能登大雅之堂,只能在山中人家派用场。这里透露出的信信息是:李白认为自己不能被重用的原因是没有能够容纳难容之事的度量。李白太高洁了,他容不得杨国忠之流的骄横跋扈,所以被排挤出长安。

  《紫藤树》:“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紫藤树正好啊!它挂在高高的树上生长,藤蔓和叶子都很宜于在阳春时节。紫藤的叶子密密的,可以隐蔽唱歌的鸟儿不遭敌害,其花的香气随风飘逸,能够使美人留恋不舍。这里,应该是李白在赞美紫藤,赞美大自然的美妙吧!

  《劳劳亭》:“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春风知别苦,不遣杨柳青。”劳劳亭建于汉朝,在南京的东南边。这是供人们送别友人的亭子。人间最困苦的是别情,离别是最令人伤心的事。古时由于交通不便,道路上安全得不到保障,所以离别后很难保证什么时候能够再相逢。不像现在,交通便利,人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指日可到。所以离别时就是最令人伤心的时候。李白题诗的时候,杨柳还没有发芽转青,对此李白用了神奇化的手法,把杨柳没有发青说成是春风知道离别之苦而特意不让杨柳发青。这就写出了万物的灵性,万物有灵性所以通人情。

八、诗仙笔下的美女

  《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那是在大白天,美人卷起了珠帘,她没有看窗外的风景,也没有站在窗口吸吸新鲜的空气,而是坐在室内,紧锁着眉头,而且还在流泪,他为什么如此悲伤呢?显然她是在怨恨和思念。这一首诗所描写的是悲切的美女,具体形象,用“深坐颦蛾眉”、“泪痕湿”反衬美人的忧思和悲伤。用“不知心恨谁”来激发读者的想像。

  《越女词五首》之一:“长干吴儿女,眉目艳新月;屐上足如霜,不著鸦头袜。”“鸦头袜”是当时吴越地区流行的一种袜子,可能是把大拇指和其它四指分开的一种袜,适合于穿木屐时穿的袜子。抓住眉和足一上一下这两点来描写越女。“眉艳如新月”中一艳字,就衬出了越女脸色的红晕娇艳。足白如霜,衬出了越女肌肤之白皙。从眉和足,可以想像其整体之美貌。

  之二:“吴儿多白皙,好为荡舟剧;卖眼掷春心,折花调行客。”越女是白皙的,水乡的女子好荡船娱乐。在游船上,越女飞一个眉眼就像掷出春心,使人心旌摇荡。使一个折花的动作,可以使行客神魂颠倒。这样的女子美不美?从行客的表现中我们很快能够找到答案。这是用反衬的手法来表现越女之美。

  之三:“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越女是害羞的,比如采莲女,一旦发现棹歌回来的行客,马上“笑入荷花去”,装作害羞而不出来。这幅风景画很美,莲塘里长满了荷花,水面上荡着两小舟,一舟回归了,另一舟却入了荷花深处,因为越女羞见行客,那么这行客到底是谁?看来应该是越女的情郎,所以她“佯羞不出来”,那是一种嬉闹。活泼泼的越女,有血有肉,有灵有性。

  之四:“东阳素足女,会稽素舸郎;相看月未堕,白地断肝肠。”东阳的女子赤着脚,可见她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子。会稽的小伙子驾着没有装饰的小船,可见他也是穷苦人家的小伙子。东阳在耶溪的上游,会稽是耶溪的下游。小伙子驾船到东阳与姑娘相会。他(她)们两人在月光下相对而坐,相互注视着对方,真有点相看两不厌的意思,情感之深由此可见。月光照耀着的大地,如银如霜,很是浪漫。但是他(她)们却不能如愿以偿,所以“白地断肝肠”。他(她)们为什么不能如愿以偿呢?或许是穷吧!

  之五:“镜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新妆荡新波,光景两奇绝。”月光泻在绍兴镜湖的水面上,水月交融,所以说“水如月”。耶溪女的肌肤白如雪。如此之水、如此之月、如此之女,多么和谐,多么温柔,多么娴静。美女新妆,在月光下荡舟,荡起了新奇的水波,如此光景能不说是奇美的吗?以美景衬托美女,简直就是一幅画。

  《浣纱石上女》:“玉面耶溪女,青娥红粉妆;一双金菡屐,两足白如霜。”耶溪女子的面色如玉质之洁白,眉毛经过了红粉的装饰,穿着金菡屐,两足白如霜,始终所突出的是肤色之白。总之是越女天下白乃是越女的特质,也是美女必备素质,李白写越女的诗首首突出这个特质。

  《巴女词》:“巴水急如箭,巴船去若飞;十月三千里,郎行几岁归。”这是一首写巴女思念丈夫(情郎)的诗。丈夫(情郎)乘上巴船东去了,长江上有风浪暗礁有险恶,丈夫(情郎)乘船东下,巴女在家难免提心吊胆地思念着。十个月过去了,丈夫(情郎)是否已经平安到达目的地?如果已经平安到达,那么在三千里之外的丈夫(情郎)什么时候才会想到回家呢?这首诗既写出了巴女的内心之苦,也写出了巴人的生活情景。在李白看来,越女是美的,是恬静幸福的,而巴女则是愁苦的。

做中国艺术的传播者
做传统文化的继承者
做国际文化的促进者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法律顾问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68518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52号4300-13信箱 邮箱: hxbx168@sina.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06034285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